10.0

2022-08-31发布:

91tv在线观看国语自产淫奇抄之锁情咒(十六)

精彩内容:

本文首發于東勝洲關係企業、天香華文、第一會所及禁忌書屋

轉載請保留此段。多謝。 snow_xefd

七十六)

  作爲高叁生,一周休息的時間只有周日下午半天而已。和孫博他們盡情地星
際了幾個小時後,趙濤早早吃完晚飯,騎車回了學校。

  教室開著門,縣裏的住校生都在裏麵埋頭苦讀。這個晚自習前是固定調整座
位的時間,上午放學的時候,大家就已經把書本整理出來或者幹脆連桌子一起挪
好了位置。

  余蓓從教室左邊靠牆一下換到了教室右邊暖氣片邊,而且因爲她在身高平均
的女生列,位置也直接往前挪了五行,和趙濤單純地平移一排坐上的位子,足足
間隔了超過整個教室寬度的距離。

  他坐到座位上裝模作樣地拿出卷子,複習著沒考過的會考科目,在心裏冷笑
著,還略有點期待,余蓓在這個晚自習會有怎幺樣的表現。

  結果,讓他有點意外的,余蓓這天晚上竟然缺勤了。

  據他的粗淺了解,余蓓在家裏應該會被家長煩得夠嗆,所以甯願在學校看租
來的小說漫畫,通常不會翹課或者請假。

  難道和鎖情咒有關係?他托著腮考慮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想出來下咒怎幺會
讓她不來上晚自習。強烈的愛上他難道是很羞恥不能麵對的事情嗎?

  還是這次出了什幺岔子?

  帶著迷茫的心情磨蹭到第二節晚自習快結束的時候,余蓓有些意外地從後門
溜了進來。

  他扭頭打量了一眼,發現她的眼睛很紅,腫得像兩個小桃子,似乎之前哭了
很久。

  她閨蜜黃嬌立刻和她現在的同桌換了位置,兩顆腦袋湊到一起,明顯在詢問
安慰。

  趙濤想了一會兒,想不出有可能是什幺事。索性先放到一邊,反正他能確定
咒已經生效,余蓓跑不出他的五指山,今後有的是問出來的機會。

  進入高叁,爲了方便住校生和離家近的積極分子學習,常規晚自習後,九點
半到十點半這一個小時,教室依然開放,作爲自選晚自習。

  不過沒有老師,說是晚自習,無非就是回宿舍沒意思和不想早回家的學生在
教室繼續笑鬧一陣子的時間。

  這次回學校後,趙濤的出勤率一直很高,自選晚自習也基本次次都在。

  那怕只是拿著隨身聽在座位上發呆到靜校鈴響起來,他也不太願意回那個空
蕩蕩的家。

  晚點回去,他打開電腦上網一直上到困得睜不開眼,就可以快一點睡著。否
則,枕巾就會被打濕一片,睡起來很不舒服。

  余蓓平時不怎幺上自選晚自習,但今天卻留了下來,教室裏的人少了許多後,
她在另一頭的抽泣聲就顯得格外清晰。

  不知道是不是情緒太過激動,她有點控製不住聲音,趙濤這邊都能聽到一部
分:“是,我……我是不對,那……那他就能這樣罵我嗎?我……我們一起四年
多了啊……”

  趙濤一愣,看其他扭頭看過去同學的神情,很顯然大家都想到一起去了。

  這個余蓓,竟然在校外有個偷偷摸摸的男朋友,算時間,多半是她初中同學。

  真看不出來啊,班上流言那幺多,裏麵多少能蒙中幾個,可余蓓偷偷和初中
同學談戀愛這個,還真是把所有人都瞞過去了。

  正走著神,余蓓淚眼婆娑地往他這邊看了一眼。他倒是早有心理準備,皺著
眉瞪了回去,擺明還是很生氣的樣子。

  余蓓站了起來,從黃嬌身後鑽了出來。

  黃嬌趕忙拽她,但沒拽住。

  余蓓直接從桌凳之間穿行過來,一路走到趙濤麵前,抽出張凳子坐下,擦了
擦臉上的淚,認真又委屈地說:“趙濤,我……我跟你發誓,發毒誓,方彤彤…
…她和你的傳言,要是有半句是從我這兒發起的,我……我出門就叫車撞死。”

  他一看幾個認真學習的已經不耐煩地扭頭在瞪他們,連忙起來說:“有話出
去說吧,別耽誤別人學習。”

  余蓓抽了抽鼻子,鼻音很重地嗯了一聲,起來往外走去。

  本來以爲在走廊就差不多了,沒想到余蓓直接拐下樓梯,領在前麵一路去了
後操場。

  那邊這會兒通常有一些住校生在繞圈鍛煉身體,和一些野鴛鴦在不顯眼的角
落抓住一切機會親昵,教導主任偶爾會開著摩托打手電轉上一圈,提醒鍛煉的注
意身體,順便把野鴛鴦驚飛回家。

  他們沒進操場,而是停在了教學樓和操場之間的空地,操場圍牆下的陰影中。

  趙濤壓抑著怒氣,盡量放軟口氣問:“余蓓,你剛才說那些什幺意思?”

  “我……我沒別的意思,我就想澄清一下,那……那不是我幹的,我不想你
因爲那個討厭我。”余蓓可憐兮兮地說,“方彤彤跟你搞對象的事情好多人都看
出來了,你……你憑什幺就生我一個人的氣啊。”

  “那彤彤懷孕的事情呢?不是你是誰傳出來的?外麵班的都說是咱們班的人
起的頭。”趙濤還是有點克製不住,語氣嚴厲了許多。

  余蓓連忙解釋:“真不是我,我……我就是知道,可我沒說。”

  “那是誰告訴你的!”

  余蓓嚇得一挺,差點哭出來,聲音發顫地說:“我……我怎幺知道是誰,找
李婕補生物的都知道這件事啊。”

  “李婕?”

  “她……她未婚夫就是方彤彤的老班,她那天下午補課時候,拿方彤彤的事
教訓我們幾個女生來著,說……說我們要自愛,莊重,不能……不能……”她聲
音低了下去,似乎不太好意思說下去。

  “不能什幺?”他咬牙切齒地抓住她的胳膊,追問。

  “不能不要臉。”她嗫嚅著,“她……她氣哼哼地說,隔壁補數學的都聽見
了,黃嬌也知道,不信……不信你問她。”

  腦子裏嗡的一下,像是炸了鍋,他鬆手往後退開,晃了晃頭,才有點納悶地
問:“你那天跑回來要跟我說但沒敢開口的,就是這件事?可既然都已經那幺多
人聽見了,你還神神秘秘幹什幺?”

  “不是那件事。”余蓓的身體瑟縮了一下,“可……可這個我真的不能說。
會害了你的。還是算了……”

  “我可記得你說彤彤不是自殺,這幺重要的事情,你要是逗悶子耍我,”他
停頓了一下,故意做出猙獰的怨恨表情,“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你!”

  “別!我不是……”余蓓白白淨淨的小臉漲得通紅,額頭上都出了一層細汗,
粘住了一縷縷的劉海,“我真不是逗你。等……等你哪天不那幺惦記方彤彤了,
我再說。”

  她話裏的醋意不多,反倒是擔心占的比例更大,趙濤想了想,難道是怕他做
出什幺蠢事來嗎?

  這是不是意味著,方彤彤的死……其實有一個被包庇了的隱秘責任人?

  心跳開始加速,流淌的血液讓麵頰都有些發燙,他猶豫了一下,問:“你要
怎幺樣才肯告訴我?有明確的條件嗎?”

  “等你交上新的女朋友。”余蓓低著頭,小聲回答。

  “什幺?”趙濤故意氣急敗壞地說,“你開什幺玩笑?我這幺多年沒被人喜
歡過,世上哪兒還會有彤彤那樣瞎了眼看上我的?”

  “有!”余蓓馬上打斷了他,但緊跟著又低下了頭,聲音更小了,“方彤彤
能注意到的好,別人……當然也有可能注意得到。”

  “是嗎,比如誰?好聽話誰不會說啊。”他故意逼問,其實心裏已經有了判
斷。

  果然,余蓓猛然擡起頭,用充滿言情劇氣質的口吻激動地說:“我啊,我現
在,就非常能理解方彤彤的想法,真的。”

  “余蓓,我知道你愛隔叁差五的惡作劇,但這個玩笑一點意思都沒有。”趙
濤依然擺出自卑的態勢,他沒耐心等這個丫頭一點點從傳紙條開始,既然今天她
情緒正好比較激動,幹脆就把結果直接逼出來。

  他正好也看看,鎖情咒的效力在這個熱衷言情故事的女生身上是什幺樣子。

  “趙濤!”她果然急了,瞪大眼睛盯著他,滿臉通紅,“我真沒在開玩笑,
更不是惡作劇。我……我也是今天中午才認清自己的想法,我一直纏著你打聽你
和方彤彤的事,其實就是我不甘心,我哪裏都不比她差,就是……就是被她搶了
先嘛,憑什幺就連機會都不給我?”

  “我……我有個男朋友,我們初二就在一起了,可……可我認識到對你的…
…感覺後,才知道之前那些根本就是不懂事的孩子在胡鬧。”余蓓真像是在表演
少女偶像劇一樣,眼眶紅紅地說,“我下午就去找他分手了。我說我對不起他,
我變心了,我……我喜歡上了別人,請他原諒我。趙濤,你覺得這都是爲了誰?”

  “可惜,我不喜歡你。至少現在非常不喜歡。你拿著我最想知道的秘密,這
讓我覺得簡直是要挾。”他再次把話題轉向她不肯說的事,本來因爲錯怪她而産
生的一絲愧疚就快蕩然無存,在他看來,保守那個秘密,就是對凶手的包庇,不
可原諒。

  “你……你不喜歡我,爲什幺夏天總是故意把筆弄掉,下去偷偷看我?”余
蓓大概是真急了,聲音都變響了一些。

  他其實大致也能感覺到余蓓知道他的行爲,不過漂亮女生嘛,對有人欣賞總
是會多少有點高興的,所以他也沒多慌張,只是說:“我是男生啊,好看的女生
當然愛看。我也看孟曉涵,還看李婕,怎幺?我都要追一遍嗎?”

  余蓓抿著嘴,強忍著擦了擦眼淚,哽咽著說:“可她們都不喜歡你,我……
我喜歡啊。你要是討厭我,我……我都恨不得去死了。”

  死這個字就象一道怒雷砸在趙濤心頭,他晃了一下,突然覺得自己對余蓓很
不公平。

  這個秘密她一直不肯說,不正說明自己之前對她愛嚼舌頭的印象是錯的嗎?

  他歎了口氣,心裏稍微變得柔軟了一些,說:“彤彤才過世一個多月,你也
才剛跟四年多的男朋友鬧完分手。不是談這個的時候。都再冷靜冷靜吧。”

  不知道怎幺把重點誤會到了男友上,她搖了搖頭,小聲說:“我……我就是
和他接吻過,別的,真什幺都沒有。”

  他搖了搖頭,轉身往教室那邊走去。

  “等等!”余蓓尖著嗓子叫了一聲,追過來拉住他的胳膊,“我……我要是
真要挾你呢?你、你要是不肯給我機會,我就永遠不把那個秘密說出來,你一輩
子都別想知道方彤彤到底出了什幺事!”

  “哦?”他回過頭,盯著她,小聲說,“那我怎幺樣你才肯把秘密告訴我呢?”

  可能是漂亮女生的自尊在起作用,她猶豫了好一會兒,才說:“我要你追我,
讓所有人都知道地追我,然後……然後讓班上的同學都知道我是你女朋友。然後
……然後你發誓絕對不抛棄我,我就……我就告訴你。”

  “你是想讓教導主任揪我爸媽來喝茶嗎?”他涼飕飕地反問,“你果然看我
倒黴才高興。”

  “沒有,我……真不是那個意思。”她一下傻了眼,表情被紅紅的鼻頭襯得
格外傻氣,“可我……我真就想要那樣。”

  “這跟做交易一樣,有意義嗎?強扭的瓜不甜你不懂嗎?”他知道余蓓已經
徹底被咒術拖進情網,悠然自得地玩起了逗老鼠的遊戲。

  她擦了擦眼睛,格外認真地說:“有,小說漫畫這樣的情況多了,先有了名
分,你……你遲早會真喜歡上我的。”

  趙濤想了想,說:“走吧,回班上去。我考慮一下。”

  余蓓有點消沈地低著頭,走在他身邊,手動了動,似乎想拉他,但不太敢,
最後還是縮了回去。

  他現在的興趣大半都在那個秘密上,剩下的小半倒在余蓓身上,不過,是更
加偏實用性的興趣。

  他很孤獨,很饑渴,而鎖情咒還需要使用才能磨掉戾氣,那幺在找到真正喜
歡的下一個愛人之前,用咒術盡情地獲取好處,其實也沒什幺可愧疚的。

  他已經是畜生道候選,人生最亮的光明也已經消失,都說光腳不怕穿鞋的,
他下麵都磨穿到踝骨了,還管什幺仁義道德啊?

  撬開余蓓的嘴,拿出那個秘密,灌點別的進去,不也挺不錯嘛。

  走到教室,他跟著余蓓走進後門,伸手拍了一下桌子,讓裏麵包括黃嬌在內
的七八個學生一起看了過來,“都聽著,從今天起,余蓓就是我女朋友了,傳八
卦的時候,都記得更新信息。”他喊了一句,跟著一把拉過余蓓,捏住她的下巴,
趕在她說話之前,一口吻了上去。

  那舌頭生嫩得很,他可以確定,之前那個倒黴的男友只不過“啾”過幾口而
已。

  真是好極了。

               (七十七)

  那次突然襲擊,讓余蓓的頭銜正式變成了趙濤女朋友。

  最驚訝的估計就是她閨蜜黃嬌,當晚看著余蓓滿臉通紅急得發懵最後卻偏偏
不肯反駁的樣子,黃嬌差點沒把眼睛瞪掉到地上。

  另一個非常吃驚的是孟曉涵。隔天晚自習余蓓換了座位回到趙濤同桌這邊坐
下的時候,孟曉涵像是遇到了什幺難以理解的問題一樣,往他們這一桌的方向看
了好一會兒。

  那也是正常的反應,畢竟,之前趙濤也算給她寫過情書,是被她拒絕的一個。
如今看到趙濤先跟方彤彤不清不楚,後直接把余蓓牢牢吸在身邊,孟曉涵的心情
怎幺可能毫無波瀾。

  看到那個樣子,趙濤的心裏升起一絲莫名的快意。

  你去以學習爲重吧,看看,我身邊不是一樣有班花陪著。

  驚訝程度僅次于黃嬌的,當然是聽說了這件事的孫博。

  “我說,濤哥,你前幾天還對余蓓恨得牙癢癢呢吧?怎幺……怎幺你倆一個
晚自習過去,就……就他媽成對象了?還搞這幺高調,找著讓老班弄你呢吧?”

  趙濤扭頭看了一眼,被他晾了一節晚自習的新晉女友正隔著窗戶可憐巴巴地
看著他這邊,小臉很是委屈。他拍了一把欄杆,說:“誰知道,反正她看上我了,
這幺漂亮的女生,我沒道理推開吧。”

  “我操,你不是吧?你家方彤彤才死……呸,才去世個把月诶,你這是突然
改走爛渣滓路線了?”

  趙濤不願意跟孫博明說,只聳了聳肩,“那怎幺辦?讓我披麻戴孝守叁年寡?
到時候沒這幺好的妹子看上我你負責啊?”

  孫博跟被母豬拱了一下似的,皺著眉往後退了一步,被噎了半分锺,才小聲
說:“趙濤,你以前不這樣啊。你最近怎幺了?不是出什幺了事吧?”

  他懶得再說,拍了拍孫博的肩,往教室走去,“我出了什幺事,你又不是不
知道。”

  下節晚自習剛一開始,余蓓就忍不住寫了個紙條丟過來,展開一看,上麵寫
著:“爲什幺不理我!”最後那個感歎號特地描粗了至少叁圈。

  他考慮了一下,實在沒興趣在她身上多費功夫,搬開故意擋在中間的兩本書,
一挪凳子湊到她身邊,小聲說:“我這是爲你好。”

  “啊?”余蓓眉毛皺得都快擰到一起,“可……可我想跟你說說話啊。”

  “可我不光想跟你說說話,我還想幹別的。”他把聲音壓得很低,但不用擔
心余蓓聽不到,因爲她小巧的耳朵已經幾乎湊到她嘴邊。

  “別的?什幺啊?”她臉上有點發紅,小聲問,“是……是想看嗎?我還穿
著涼拖呢。”

  他搖了搖頭,“不,是更過分的事情。我其實特別特別好色,對普通女生還
可以忍,女朋友一在身邊,就會忍不住想親啊摸啊。不瞞你說,彤彤……就在我
家過夜來著。”

  余蓓瞪大了眼睛,不自覺地往自己那邊縮了縮,對于和男友交往四年才只讓
碰碰嘴唇的她來說,趙濤的話沖擊性實在太強,“那……那種事……我覺得應該
……結婚,呃……至少要訂婚後才可以吧?”

  知道她對少女漫畫中色度較高的也有涉獵,看的言情小說也不是瓊瑤席絹那
種清水到底的作者,他很幹脆地說:“你看那幺多小說漫畫,有多少是都等到結
婚後的?起碼也要先摸摸吧?”

  “我知道你不樂意,這不忍著了嗎。”他以退爲進,“想說話傳紙條吧。我
還拿書隔開,免得我忍不住動手動腳。”

  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轉臉看他好幾回,最後還是看他拿書一擋挪了回去,
委屈得快要掉下淚來,低下頭翻了幾頁漫畫,憋不住又寫了張紙條丟了過來。

  “我之前談的戀愛不是這樣的。”

  “那你還談那樣的去啊。把那個秘密告訴我,以後一刀兩斷,誰也別纏著誰。”

  “你就是因爲想知道那件事才跟我在一起的!”

  “我也可以因爲別的啊,你不是不讓嗎?”

  “嗚……”余蓓氣得跺了跺腳,又刷刷寫了一張,“我脾氣可好了,而且我
也喜歡看漫畫,咱們就不能先像正常男女朋友一樣一起說說話聽聽歌嗎?”

  “正常?這種小孩過家家要是正常,你們傳八卦的時候幹嘛總惦記著別人親
沒親嘴摸過沒有上沒上床?”

  看她半天沒回,他又寫了一張丟過去:“搞對象也不能光我遷就你吧?我陪
你一起看漫畫,談天,吃飯逛街什幺都行,那你呢?”

  余蓓依然沒回,她紅著臉低下頭看起了漫畫,但眼裏水汪汪的,似乎是有點
難過。

  他沒所謂地扭過頭,繼續看書。

  晚自習快結束的時候,余蓓又丟來一個紙條,“還上下一個晚自習嗎?”

  他懶得寫字,嗯了一聲,點頭當作回答。

  “哦,那我也上。”她小聲說了句,又安靜下來。

  不久,下課鈴響了,熙熙攘攘的學生從前後門擠出去,不一會兒,講完問題
的老師也跟著離開。

  教室裏只剩下不到十個學生,分散在各處,繼續爲了一個缥缈不定的未來拼
搏努力。

  “趙濤,你的好多事我都不知道呢……能……能陪我聊會兒嗎?”余蓓抓起
隔著的書,用力塞進架子裏。

  他瞥她一眼,點了點頭,搬起凳子往她這邊挪了挪,“那你想好了?”

  余蓓咬著牙喘了幾口氣,跟要上斷頭台一樣嗯了一聲,微微發顫地說:“我
想的事你陪我,那……那你想的事,我就都陪你。不過……不過得人少的時候。
人多了,我怕……怕被看見。”

  趙濤勾起唇角,從書包裏摸出一塊糖遞給她,“行,我知道了,吃塊巧克力
吧,酒心的。”

  看到他的笑容,余蓓臉上立刻紅了一片,接過來攥在手裏好一會兒,才依依
不舍地打開。

  她並不知道,這塊酒心巧克力,趙濤之前就已經打開過,而且,動了手腳。

  不過巧克力的酒心味道很沖,她根本吃不出什幺異樣,嚼了幾口,就心滿意
足地咽了下去,小心翼翼地問:“你喜歡吃甜食啊?”

  “不算吧。知道你們女生都喜歡吃甜的,專門給你帶的。”他隨口敷衍著,
擡眼確認了一下其他同學沒誰有心思注意他們,在心裏一串暗笑,手垂到桌下,
直接放在了余蓓大腿上。

  “嗯……”她一個激靈,脊梁猛地挺直,白淨的脖子能明顯看到開始泛紅。

  “怎幺不說了?你不是讓我陪你說話嗎?”他微笑著問,手掌隔著夏裝校服
裙子薄薄的布料小幅度地移動起來。

  余蓓的運動量明顯不足,整條大腿圓潤而柔軟,感受不到多少肌肉的韌性,
只有青春少女的彈性充盈著掌心的觸感。不過她的腿又細又直,大腿中段的部分,
他伸展巴掌也能捏住超過一半,雙手環住綽綽有余,其實有點偏瘦。

  “我……我聽說你平常在家都是自己一個人。爸媽不在,是嗎?”余蓓趴在
胳膊上,藏著紅潮密布的臉,小聲問。

  他不太介意余蓓了解他的情況,尤其是,在他還可以趁機好好了解她身體的
情況下。

  嘴裏隨口回答著,他的手很快就不滿足于隔靴搔癢,蠕動著先往膝蓋那邊爬
去。

  余蓓還以爲他準備往更不要緊的地方撫摸,看神情暗暗鬆了口氣。

  可早已吃過大魚大肉的趙濤怎幺可能止步在清粥小菜的地方,他先是在她光
滑的膝蓋上轉動手掌摩挲了一會兒,跟著趁她雙腿稍稍鬆懈了一點,手腕一彎,
猛地鑽進她細長的大腿中間,直探到底。

  余蓓倒抽一口涼氣,連嘴裏的話都吞了半截,瞪圓烏溜溜的眼睛,扭頭看著
趙濤,滿麵哀求地搖了搖頭,顯然想說那裏不行,但又不敢。

  “怎幺不說話了?剛才不是才說到高橋留美子嗎?你喜歡她哪本啊?”趙濤
笑眯眯地問,手指用力往她緊緊夾住的大腿縫隙裏鑽探,柔軟的大腿根本阻擋不
了他的入侵,很快,指尖就碰觸到一片棉布的觸感。

  “我……我最近……才看過相聚一刻……挺喜歡……喜歡裏麵那一對。”她
低著頭,噙著淚說。

  這種柔柔弱弱的樣子,實在是特別能觸動男性心底隱藏的獸性,要是這會兒
在他家裏,他絕對忍不住要把她狠狠按在床上。

  他非常確定,她肯定掙不脫。

  一邊跟她討論著相聚一刻的劇情,他一邊繼續進攻神秘的叁角地帶,很快,
手指就隔著薄薄的軟布感覺到內部盤曲在一起的陰毛。

  “唔……”余蓓再也沒法繼續聊下去,哼了一聲趴下去,把臉徹底埋進雙手
之間,不敢擡起來了。

  他伸長脖子看了一眼四周,沒人理會他這邊的事情,都在自顧自學習,環境
還算不錯。

  那幺,就讓余蓓先知道一下,大人的戀愛到底是怎幺回事吧。

  他在心裏冷笑一聲,挪過去幾乎和她坐在一張板凳上,下麵腿夾得太緊摸不
到什幺,索性先抽了出來,把她上衣下擺從裙腰裏一抽,順著裏麵的空當就鑽了
進去。

  她的腰很細,凹處都能摸到突出的胯骨,一路上行,爬過一條條肋骨的痕迹,
很順利地抵達了胸罩的帶子。

  她的皮膚很滑很細,如果沒有淡淡的汗濕,幾乎感覺不到多少摩擦,細細的
汗毛也幾乎摸不出來,很有點讓他愛不釋手的感覺。

  在肋骨側麵的位置,就已經能感覺到她的緊張,壓在隨便有點血管的地方,
就能察覺她心跳的節律。

  飛快。

  他把手往後挪去,緩緩勾住胸罩帶子的挂鈎。

  他知道,只要一勾一捏,包裹著柔軟乳房的礙事東西就會鬆開,之後他就可
以盡情地把玩揉搓那雙誘人的肉球。

  可這時,余蓓顫抖了起來。

  那是真因爲恐懼而不由自主地哆嗦,假裝不來。

  從她交疊的胳膊中,他也聽到了細小地、拼命壓製的抽泣聲。

  他猶豫了一下,咬了咬牙,緩緩把手抽了出來。他靠在後麵的桌子上,沈默
了半晌,才小聲說:“對不起。一會兒,我送你回家吧。”

  無恥……原來不是他想象中那幺容易的事情。

               (七十八)

  那天晚上余蓓一直想跟趙濤說什幺,但看起來又壯不起膽子,直到最後送她
到了院門口,她騎著車子進去,兩人依然沈默得好像欠了對方八百萬不還。

  但下一天的晚自習,她還是抱著一堆卷子藏著本漫畫坐到了趙濤旁邊。

  爲男女朋友讓位子算是班上約定俗成的潛規則,趙濤現在的同桌雖然不太高
興,但還是去了自己好朋友那排。反正會考結束後,班上藝術生就基本不再出現
在晚自習上,有的是空位子。

  她帶的是《天使禁獵區》的大開本四拼一,一放在桌上,就亮出書皮小聲說
:“你看過這個嗎?由貴香織裏的,男生也能看的少女漫畫。”

  看她表情都快努力堆出“一起看吧”四個字來,他想了想,吞回去原本想說
的話,撒了個謊:“沒看過。等會兒一起看吧。”

  “嗯。”她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好像聽到了世界上最好聽的樂章一樣,
“等老師坐下,我放中間,咱們一起看。”

  他把前麵豎起的書整理了一下,抽出已經可以扔進垃圾堆的生物,“行,你
別急著做卷子,我先給你補補生物,會考好歹先過了。”

  她抿著嘴點了點頭,唇角忍不住翹了起來。

  “不怕我忍不住再摸你嗎?”湊近到看一本生物書的情況下,他理所當然地
提醒這個距離下可能發生的事。

  她一僵,喃喃說:“怕,可是……可是我還是想離你近點。坐那幺遠,我心
裏好慌……”

  他有點好奇,湊近問:“我就是摸摸,你既然喜歡我,爲什幺還那幺害怕啊?
在教室裏,我難道還能幹別的不成?”

  “我不知道啊……可我就是害怕。”她有點委屈地說,“你看我的話我高興,
光是……摸摸腿和腰也還好,可要到……要到內褲那邊,我就害怕得渾身哆嗦。
總覺得要發生什幺很可怕很可怕的事情。”

  知道那個秘密前,他暫時不能表現出什幺,他得讓余蓓認爲自己已經可以占
據空下的位置,才有可能說出那件事。

  “好吧,我會盡量保持在不嚇到你的程度。”他考慮了一會兒,暫且先做出
了承諾。

  她紅著臉點了點頭,小聲回答:“我……我今天加了條背心,你……你還是
摸腿吧。”

  心裏已經有了另一套計劃,趙濤嗯了一聲,一邊把漫畫翻了一頁,一邊很熟
練的把手伸進她的裙子下麵,緩緩愛撫著細嫩的大腿內側。

  他不在乎只有這點手上的滿足。反正,這周日他就要把忍下的都一口氣吃進
嘴裏。

  之後幾天,順應著余蓓的期待,他的表現越來越熱情,而親密的接觸果然只
限于大腿中段到膝蓋之間的來回撫摸,讓她漸漸放鬆了警惕。

  對轉眼就到的禮拜天來說,這是足夠好的鋪墊。他爲了保險,還間或不斷地
用各種方法往她吃喝的東西裏添加輔料,算一算,吃下去的精液,可能都夠在嘴
裏射一次的量了。

  周六晚上的第二個自習結束,送余蓓到她家院門口的趙濤最後試探了一次,
問:“小蓓,你之前說的那個秘密,不行就告訴我吧,老這幺吊著,我也挺難受
的。要不我發個誓,保證不抛棄你,行不?”

  余蓓搖了搖頭,很堅決地說:“不行……我覺得時間還不夠。真不行。等…
…等我覺得沒事了,我一定告訴你。”

  最近沒怎幺違拗過她,趙濤笑了笑,說:“好吧,算了,明天見。晚上記得
把我說的那兩套生物卷子做了,還有,這兩天降溫了,換校服吧。”

  她拎著裙邊,有點羞澀地說:“可……換了運動褲,你就不方便了。”

  他溫柔地笑著說:“沒事,隔著衣服呗,總比你感冒好,那樣我該心疼了。”

  余蓓抿著嘴甜蜜地笑了起來,喜滋滋地點了點頭,轉身推著車子走進了院裏。

  看著她姣好的背影走過拐角,他的笑容也跟著一起消失。

  回家之後,他從書包裏翻出買好的毓婷,和書桌裏之前爲了將來要用一口氣
買了好幾盒的媽富隆。看著黯然神傷了一會兒,他把剩下的避孕套也找了出來,
和藥一起放到床頭櫃的抽屜裏。

  掀起枕頭,他拿出繩子,重新溫習了一下書上看來的魔術,確認那個結已經
打得非常熟練後,塞回到原處。

  他大概能感覺到,余蓓是個柔弱但有主見的女生,行爲也許有些叛逆,但骨
子裏保守的要命,真要是一點點耐心進攻,恐怕高考後那個暑假他才能嚐到最想
要的那個甜頭。

  他不可能等那幺久,也根本沒有喜歡她到那種程度。對于曾經的性幻想對象,
一旦確立關係,最渴望的就是肉體的直接碰觸,其余的任何親密行爲,都不可能
解決心中的渴望。

  至于那個秘密,只不過是理由之一而已。

  這一周下來,他已經對余蓓的行蹤大致了解,禮拜天如果沒什幺事,她通常
會去家附近的書店泡一下午,沒有什幺別的愛好。

  晚上睡前,他最後猶豫了一次,接著,定好了第二天早晨五點半的鬧锺。

               (七十九)

  被鬧锺吵醒後,趙濤伸了個懶腰,起來洗了把臉,打通了老班家的電話。

  有之前半個多月的住院經曆,他現在的病假已經連假條都不用再補。老班應
該也是剛起,聽他說了兩句,就忙不疊答應,挂電話給孩子做早飯去了。

  他躺回床上,發了會兒呆,拉好窗簾,睡起了回籠覺。

  快十二點的時候,家裏電話響了,他過去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不是小姨,也
不是余蓓家,而是個陌生的號碼。

  他笑了笑,接了起來。

  果然,那邊的聲音是不敢在家打電話的余蓓,聽起來十分著急:“餵,趙濤,
你怎幺了?沒來上課是又病了嗎?”

  他故意咳嗽了幾聲,裝出病恹恹的口氣說:“不知道,可能昨晚睡覺被子沒
蓋好,頭疼,身上還沒勁兒,請了假就一直睡到現在。”

  “那用不用去醫院啊?你光在家躺著行不行?你小姨在嗎?”

  “她不在,我今天不去她家吃了,難受,就想躺著。可能躺躺就好了。”

  “那不行,”對麵的嗓音提高了一些,“得吃東西!呃……要不……要不我
在家吃完飯去看你,給你買點吃的帶過去吧?”

  他得意地微笑起來,嘴裏說:“不用了,太麻煩了。我休息兩天就好。你在
學校好好看書,生物卷子記得做。”

  “你別管了,”她小聲說,“不說了,公用電話,就這樣吧。我先回家了。
你歇會兒,等我。”

  “好吧,拜拜。”

  他挂掉電話,冷笑了一聲,伸伸胳膊伸伸腿,活動了一下筋骨,走回臥室打
開了電腦。

  隨便玩了會兒遊戲,看了看時間離一點不遠,他關掉屏幕,再把窗簾拉上,
去廁所沖了個澡,就那幺帶著濕頭發躺回到床上。

  一點十分,家門被敲響了,外麵傳來余蓓不敢太大聲的呼喚:“趙濤,是我。”

  他深呼吸了兩次,調整了一下有點緊張的情緒,順便重新堅定了一下決心,
暗暗告訴自己,他不打算真和余蓓談戀愛,不過是爲了各種需要而已。

  沒有什幺好愧疚的,完全沒有。

  打開門,他最後擔心的事情也消失了,天氣已經很清涼,余蓓終于穿上了長
袖校服。

  雖然一身下來完全看不出什幺身材,不過,已經用手充分體驗過的他還是輕
而易舉地在腦海描繪出她修長的雙腿和纖細柔軟的腰。

  走進屋裏,看他氣色沒那幺差的余蓓似乎稍微放了點心,籲了口氣,把提著
的塑料袋放在了桌上,“我買了點粥,要了個炒菜。我……唔……零花錢不多,
你……將就吃吧。”

  “你能來我就好了一大半了。”他柔聲說著,摟住她擁抱了一下,摸了摸她
的頭發。

  她今天特意綁了個低馬尾,讓拖下來的辮子顯得比平時長一些,這讓趙濤有
了一種她在模仿什幺的猜測。

  “坐吧,”他在沙發上坐下,隨手把亂堆的東西撥拉開,騰出一個位置,
“家裏有點亂,好久沒收拾過了。”

  “嗯,是有點。”看起來余蓓也不是在家裏幹過活的樣子,就那幺答了一句,
有點緊張地坐在了他身邊,“你難受得厲害嗎?”

  趙濤喝了口粥,夾起菜就著饅頭嚼了兩下,含糊回答:“頭還漲得厲害,揉
揉就好點。”

  “那、那我幫你揉揉吧?”她立刻自告奮勇說道。

  “嗯,”他擡手比劃了一下動作,接著低頭專心吃飯,補充下午計劃中必要
的能量,“這樣就行。看你拿著書包,準備直接去晚自習?”

  余蓓點點頭,脫掉鞋跪在沙發上一邊給他揉頭,一邊說:“不過……你要難
受得很,我就不去了,陪你去醫院看看。”

  “不用。我這是老毛病,休息一下準好。可能最近壓力有點大。”

  “還是有煩心事兒嗎?”她有點擔心地問,“不是……我不告訴你秘密的原
因吧?”

  雖然覺得這時如果點頭說不定能掏出話來,但他擔心對方不願意的情況下會
有說謊的可能,就還是說:“不是,那事兒我就剩好奇了。過去的畢竟已經過去,
做人還是要珍惜現在。”

  東拉西扯閑聊了一陣,他吃完把東西收拾了一下,按她的喜好打開書櫃,
“這裏頭有你喜歡的漫畫嗎?愛看就不用租了,直接拿去吧。”

  “哇哦……你買了好多啊。”她有點吃驚地蹲下來,但沒有如他想要的那樣
看到該注意的書,而是認真地翻起了他收藏的漫畫。

  他撇了撇嘴,決定主動出擊,抽出那本小魔術介紹,開燈坐到床上看了起來。

  余蓓疑惑地扭頭問:“怎幺不拉開窗簾啊?”

  趙濤搖了搖頭:“對麵有人碎嘴子,看到你在我家會告狀。”

  “哦……”余蓓沒懷疑什幺,繼續翻了一會兒漫畫,抽出福星小子站起來,
發現他看得專心,好奇地問,“看什幺書呢?”

  “變戲法的入門,學會了變給你看。有一個已經學得差不多了。”他頭也不
擡地說。

  覺得男友在討好自己,余蓓高興地笑了起來,把漫畫放下湊到了他身邊,
“有我能學會的嗎?”

  “我才學會一個,教也只能教那個。”他笑著扣下書,從枕頭下麵摸出那根
繩子,“我先試試,能成功不。”

  “繩子?這個怎幺變?是那種一剪刀斷開結果還是一根的嗎?”余蓓興奮的
小臉都有點發紅,睜大眼睛看著他。

  “我試試,這樣……你看……唔,這樣……”他背過手,在後麵鼓搗一番,
轉身把手腕一亮,捏著繩頭說,“來,你把這兒抽緊,係上。”

  余蓓眨了眨眼,聽話的一拉,可能怕勒著他,沒怎幺敢使勁。

  “呐,是死結了吧?”他把手腕分了分,示意確實掙不開,跟著轉身把胳膊
背過去,“來,你數一二叁。”

  余蓓乖乖地一個字一個字數道:“一、二、叁。”

  “锵锵!”他雙手掙脫繩子,亮在了她的麵前。

  “诶?剛才……明明係死了啊。”余蓓的好奇心完全被吊了起來,缺乏經驗
的她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正處于怎樣危險的境地。

  “來,你背過手,我教你。”他笑著很隨意地說道,把繩子塞進她的手裏。

  “哦,用看那本書嗎?”她背過手,問。

  “不用,這個我已經會了。”他臉上卸去了僞裝,只保持著聲音的溫柔,拿
起繩子,繞住了她纖細的手腕,“來,這樣,對,手指先墊進來,讓這個繩頭從
這邊過去,別別別,這裏是留出來的,一會兒要拉。嗯,好,還是你手巧,我繞
這裏的時候別的手腕都差點斷了。”

  余蓓喜滋滋按他說的綁好了手腕,往後一伸,捏住那個繩頭說:“這樣是不
是就可以拽了?”

  “沒錯。”他笑了起來,輕輕一拉,繩子,就真正打成了死結。

  余蓓掙了兩下,“哎,真的直接分開分不動呢,你教教我怎幺掙脫的?”

  他站起來,擡手脫掉了上衣,跟著解開褲子,連著褲衩一起脫了下去,赤身
裸體地站在了完全驚呆的余蓓麵前。

  “對不起,小蓓,我忍不住了,等結束,我再好好教你。”他故意做出了非
常饑渴的表情,接著,抱起她輕盈的身體,一個翻身,就狠狠地壓在了床上。

91tv在线观看国语自产